国有大行副总:操纵4亿债券非法获利 并将国内龙头券商利益瓜分

作者 匿名 发布时间 2019-11-08 19:46:34

在2013年债券市场反腐风暴下,“丙类家庭”利益在债券市场传导的案例仍在继续。

近日,由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一项刑事判决由审判文件网公布,该判决允许一家大型国有银行资产管理部前副总经理通过“丙类住户”公开其非法任职行为。

根据二审刑事判决,一审判决认定,被告与其他人利用职务之便,共同操纵总值4亿元的债券交易环节和价格,通过他人将属于证券公司的共计202.8万元利益转移给他人,最终获得个人利益,并通过被控制的丙类家庭私下分割。原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准确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因此,上诉被驳回,原判维持原判,即被告因犯有占领罪被判处两年监禁,缓刑两年零六个月。

他因贪污被判两年徒刑,上诉被驳回。

上述被告人是前工商银行资本管理部副总经理杨致宇(以下简称“牟阳一号”)。判决显示,出生于1976年的牟阳1号因涉嫌受贿于2017年9月7日被拘留,同年10月13日保释,2018年6月29日再次保释。

虽然牟阳-1在2017年被逮捕,当时他是大银行资本管理部副总经理,但他的非法行为实际上可以追溯到2009年,当时他是金融市场部主任。

根据刑事判决,2009年2月,时任工行金融市场部自营营业部固定收益部负责人的被告牟阳1与时任工行金融市场部承销发行部负责人的王某、时任海通证券有限公司固定收益部交易员的牟阳2合谋, 利用牟阳2号和牟阳1号在银行间债券交易中各自的头寸,共同操纵总面值4亿元的“09国债02”债券的交易环节和价格。 通过梁XXX,他将海通证券有限公司共有202.8万元的利益转让给赖XXX和王XXX,并通过他们控制的上海泰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丙类家庭获得个人利益并进行私分。

原审人民法院认定,被告牟阳一号利用自己和他人的身份,非法占有他人单位的财产。数额巨大,他的行为构成了占领罪。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没收财产。被告牟阳犯罪后自首,并如实供认了犯罪事实。在提起刑事诉讼之前,他自首并退还了所有非法收入。他将依法减轻处罚。根据被告人牟阳1的犯罪事实、情节和悔改表现,结合相关社区矫正部门的意见,对其适用缓刑。可以认为,不存在再次犯罪的危险,也不会对他生活的社区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因此,原审判决被告牟阳1犯有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零六个月。

值得注意的是,该案的一审判决于2018年做出,但被告牟阳1号后来提出上诉,认为最初的判决没有找到足够的证据,无法利用其职务之便构成贪污罪,而且他在帮助共同犯罪方面仅发挥了次要作用。他应被视为从犯,有较轻或减轻的情况,如自愿交出和全额退还赃物。最初的判决量刑过重。

然而,法院认为,关于上诉人是否构成占领罪和确定犯罪数额的问题。经过调查,相信有文件证据可以证明,牟阳2号、王某和牟阳1号利用银行间债券交易市场建设中的不完善因素,通过政府债券的“保证金”方式赚取差价,并通过丙类家庭存入收益,然后私下分割。客观上与牟阳2号和王某合作,共同操纵债券交易环节和价格,将本应属于海通证券的200多万元转让给上海泰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私下分发。他们的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因此,法院拒绝接受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裁定驳回上诉并维持原判。

丙类家庭滋生腐败,并努力予以纠正。

事实上,债券市场从业者通过“丙类家庭”转移利益的做法曾经很普遍。从2013年3月到2014年下半年,调查和处理债券市场利率传导案件的风暴席卷了许多机构,包括许多银行、证券交易商、基金、信托和其他机构。

所谓的丙类账户是银行间债券市场的三个债券结算账户之一。它只能通过商业银行的结算机构投资债券市场。由于是作为非金融机构法人设立的,与商业机构设立的甲级户和证券交易商、基金等非银行金融机构设立的乙级户相比,具有设立门槛低、渗透监管差的特点。始于2013年的债券市场反腐风暴主要涉及债券发行过程中的一级市场和丙类家庭。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有关部门的一些高级证券交易商债券主管和人员也参与其中。因此,丙类家庭被暂停一段时间。

债券市场腐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过去债券发行定价不科学,为利息转移提供了套利空间。

一位资深债券从业者曾告诉一家证券公司的中国记者,二级债券市场最有可能的利益转移是在交易价格的幌子下进行的。例如,二级市场上每种债券的价格几乎总是基于CDB提供的估值。但事实上,除了估值价格,还有债券的市场价格。市场价格主要是债券交易者基于风险定价计算的公平市场价格。债券的市场价格通常与中国债券的估值有一定的偏差。因此,两个价格之间的偏差为利益的转移提供了空间。

中国工商银行王建案曾在债券市场引起轩然大波,该案旨在利用“丙类家庭”提供利益。王建最初是工行金融市场部的债券交易员。利用他的职位,他在代表工行交易债券时“低价卖出,高价买入”,以便向他的合伙人控制的丙类家庭提供利益,并参与利益分配。根据2017年法院判决,包括王建在内的5人利用“丙级家庭”以“低价卖出、高价买入”进行利润传递,非法获利2137万元,其中王建非法获利527.9万元。王建因在共同犯罪中扮演重要角色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在受到强大的反腐风暴打击后,债券市场体系漏洞引发的腐败正在通过吸取教训得到进一步改善。2014年底,非金融机构合格投资者交易平台启动,一度被暂停的丙类家庭得以重新进入市场。更重要的是,为了避免重复人工询价交易造成的利润传递错误,交易平台在法律合规操作、净资产、相应的业务系统和头寸、人员配备等方面对投资者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并要求投资者不得相互交易,只能与报价提供者交易,报价提供者向投资者提供匿名报价。

本文来源于中国证券公司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江苏快3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 博狗体育

相关文章
© Copyright 2018-2019 solusiseks.com 北温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